今期码报开什么意思|2019正版神童透码报乖乖兔

西部決策網-西部大開發雜志社官網

高建群:我的饑餓記憶

來源:西部決策網 人氣: 發布時間:2018-06-19
   

  大年三十那天,奶奶從瓦甕里,掃了半天,掃出一點甕底兒,揉成拳頭大那么一疙瘩面,做成一個面餅。再變戲法一樣,不知道從哪里搜騰出幾顆棗,鑲嵌在面餅上。面餅蒸熟后,然后被供在鍋臺頂上那個窯窩里。面餅前,放一個碗,插上幾炷香。

  這是敬神的,敬鬼的,還是敬列祖列宗的,我不太清楚。

  這大約是1961年吧,那一年我七歲,在鄉下和爺爺奶奶居住。記得從入冬以后,我就沒有吃過糧食了。吃樹皮,吃渭河畔上的觀音土,吃棉花籽油渣。說句難聽的話,我拉下的屎,連狗也不吃的。狗看見我拉屎,興奮地跑過來,蹲在旁邊。等我提過褲子后,狗撲過來聞一聞,屎又黑又干,一點臭味都沒有。狗抬起頭來,藐視地看了我一眼,不高興地走了。

  因此,面對著這個面餅,我垂涎三尺。那時候講究“熬夜”。這給了我不去睡覺,死死地守住那個面餅的理由。記得,我不停地問奶奶神神什么時候來吃這個餅呀!奶奶早就知道我的心思,她說,神神不吃的,他只看一眼,看這戶人家有心沒心,還記不記得他,然后拔腿走掉。這餅子他留給咱們吃的。這樣,我一直熬到后半夜,實在熬不住了,就去睡了。第二天早晨我還在被窩時,吃到了奶奶遞來的一角餅子。

  我們這一代人是在饑餓中長大的,提起“饑餓”這兩個字來,每個人也許都有一簍子話題。20世紀60年代初那一場中國地面上的大年饉,那種恐怖的景象,有點年紀的人都還會記得的。

  我之所以想起這個話題,是因為要“過年”了。要過年了該怎樣過呀,吃些什么呀!這是物質豐富的今天,人們談起過年時的幾句曦噓。這些話頭讓我想起自己童年時過年的情景。

  由于小時候的營養不良,我十八歲當兵時的體重是一百零二斤,剛剛夠標準。離開部隊時的體重是一百零八斤。那時,我十分羨慕那些胖人。記得復員進到一家工廠時,我曾問過一個胖乎乎的老工人怎么才能變胖。老工人說:“多喝水,多睡覺就能變胖。”于是我拼命地喝水,抓住一切閑余時間睡覺,可是還是沒能胖起來。老工人又說:“你去開兩盒六味地黃丸吃一吃,肯定能胖。”我后來開了沒有,現在記不起來了。不過我現在是胖了。當年我當兵時用一根馬蹬革做褲帶,腰太細,眼不夠,于是我用火鉗給上面又戳了三個眼兒。這些年,隨著肚子一天天腆起,眼又從這個方向不夠了,于是我又給這邊戳了三個眼兒。此刻,在寫這篇文章時,我取下腰間的皮帶數了數眼兒,從當年最里邊的眼兒到現在最外邊的眼兒,一共是十個。眼兒之間的距離以一寸計,也就是說,我的腰圍在這些年間增大了一尺。而體重也變成一百七十五斤了。我現在是堂而皇之地胖了,而世界現在又流行以瘦為美,說來也好笑。

  20世紀中國人經歷了三次大的年饉,一次是1929年的大旱,一次是60年代初的先澇后旱,一次是1998年的中西部大旱。好在這些現在都已經拋在年那邊去了。

  而在歷史上,我們這個多災多難的民族,一直是與饑餓為伴的。中國境內每一部縣志上都會有“餓殍遍野”這句話。

  因此在基本上解決了吃飯問題的今天,適逢年關,我以我這段小小的文字,為時代的發展高興。我覺得吃飯問題的解決,是中國人最值得彈冠相慶的事情。

責任編輯:劉玉

上一篇:沒有了

下一篇:沒有了

首頁 | 關于我們 | 公告公示 | 網站聲明 | 聯系我們

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:(陜)字第795號 陜ICP備15005679號-2  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法律顧問:王浩公 陜西浩公律師事務所

今期码报开什么意思 澳洲5分彩下载 pk10免费计划软件 北京时时官方论坛 大赢家足球即时比分90 欢乐生肖怎么玩 11选5前一稳赚技巧 世纪宝龙国际娱乐会所 九州城娱乐十年信誉 看牌抢庄牛牛20元进场 时时彩投注技巧